主页 > F生活通 >【因爱而书‧三之一】冯以量疗护辅导出三书善用善终遗嘱有尊严离 >

【因爱而书‧三之一】冯以量疗护辅导出三书善用善终遗嘱有尊严离

【因爱而书‧三之一】冯以量疗护辅导出三书善用善终遗嘱有尊严离【因爱而书‧三之一】冯以量疗护辅导出三书善用善终遗嘱有尊严离【因爱而书‧三之一】冯以量疗护辅导出三书善用善终遗嘱有尊严离【因爱而书‧三之一】冯以量疗护辅导出三书善用善终遗嘱有尊严离

台湾知名作家琼瑶今年3月在面子书发表〈写给儿子与儿媳的一封公开信〉,文中除了希望台湾政府能通过“安乐死法案”,同时也交代自己的身后事,并叮嘱儿子莫让她成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卧床老人。

随后,她亦在面子书上披露丈夫平鑫涛患上“血管型失智症 ”,并指她谨记丈夫不想插管的嘱咐,无奈她与丈夫子女的想法相左,她最终只好妥协。接着,她把自己照顾丈夫的过程鉅细靡遗写下,出版成《雪花飘落之前》,希望藉由此书提倡善终的权利。

琼瑶发布〈写给儿子与儿媳的一封公开信〉后,过去曾推出《善生》、《善终》、《善别》三本着作劝世的马来西亚安宁疗护辅导员冯以量隔日亦有转发,并写下立下善终遗嘱的步骤与相关协助单位,希望协助民众了解“有尊严的离开人世”的基本方法,结果,引起许多民众的关注与讨论。

“让离去的病人得到善终,让丧亲的家属得到善生,让彼此的关係得到善别。”这段话出自冯以量《善终》一书中,同时也是他多年来担任安宁护疗辅导员的宗旨,他希望能帮助病人与亲属好好告别,让彼此心中不再留有遗憾。

他的工作环境围绕在医院、灵堂或病人家中,且经常陪伴病人或家属,直视他们徘徊在生与死的纠葛之间。久而久之,众生的生离死别形成了一股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甚至一度失眠近一个月。

“我曾见过病人活生生的在我面前吐血身亡,也看过家属因为宗教分歧而争吵。有些末期患者会产生寻死的念头,站在高楼上打算自杀。或是病人的肿瘤破裂,我需用手帮忙按着破裂处,以防血液继续溢流。这类情况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就算我是一名辅导员,也难免被他们的悲伤感染而心生忧郁。”

为此,他把工作上的经历统统写入日记本之中。日记宛若一个“树洞”,让他尽情吐露苦水,但同时也记录了许多动人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后来逐一被写入《善终》与《善生》两本书中。

某日,他如常走入医院工作时,却在走廊间听到病人与母亲争吵,于是,他走入该病房了解情况。

盼亲友只记得她笑的模样

病人是一名年仅24岁的女性,正是芳华正茂之际,但她当时却头髮脱落,病恹恹地躺在床上,拒绝服用母亲带来的补品与医院的药物。她不停哭喊:“妈妈,你让我死!你让我死!我不会好了!妈妈!”

为了照顾女儿,医治女儿,妈妈也早已疲惫不堪。但她不忍女儿就此离世,于是不断的强迫女儿服药。罹患癌症末期的女儿,捨不得女儿的妈妈,就这样产生互相角力的关係。过后,冯以量希望该名女病患能冷静的告诉妈妈,她所想要选择的死亡方式。

“她想要自然死亡,而非自杀。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以更珍惜与妈妈相处的时间,她希望妈妈接受她已是一名準备要死的人。她不停向妈妈重複着:‘我不会再好起来了,我不可能再好起来了!’她哭得很厉害,仿彿心灵在撕裂,我听到那哭声,也觉得心酸。”

女儿最大的心愿是希望妈妈记得她笑的模样。于是,她紧紧握着妈妈的手,开始笑得灿烂,希望妈妈永远记得她最美的样子,而非如今病恹恹的模样。妈妈则抱着女儿痛哭,女儿却不断的笑。

女儿说:“妈妈。请你记得我的笑容。”

妈妈说:“我会记得你。不只是笑容,我会记得一切。我会永远记得你。”

后来,冯以量出席该名女病患的丧礼,并前往瞻仰其遗容时,只见她一脸笑意,一如她的遗愿──她希望亲友们只记得她笑的模样。

4步骤执行善终遗嘱

每个人都有选择善终的权利,以便能有尊严的离开人世。然而,当事人该如何立下善终遗嘱,又该如何实行?

冯以量说,执行善终遗嘱共有4个步骤。

1.当事人需把自己的想法清楚写下,例如病危时拒绝插管,不以任何医疗设备维持生命。

2.把相关文件交由家人,并与家人讨论文件内所记录的事项。

3.病危时由家人接洽医疗团队,一同讨论并实行文件上所提及的事项。

4.在病患去世后,由殡葬业服务团队继续执行当事人的意愿。

老夫抚老妻髮角送最后一程

许多老人家在面对死亡时,都会嚷嚷着要出院并回家,因他们希望死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在冯以量接触的众多案例中,便有一对携手多年的老夫妇,在家中向彼此好好告别的故事。

“老太太当时已病入膏肓,且自知时日无多,因此,她希望老伴能带她回家。然而,他们并没有儿女,加上年纪颇大,于是,公司便委派我去照顾这对老夫妻的起居生活。这一照顾便是半年的时间,于是,我和他们也建立起深厚的感情。老太太话多,老公公沉默,家中大小事皆是由老太太说了算。”

某日,他如常到访老夫妻的住家时,却发现老婆婆已气若游丝。这时,老公公问他,妻子是否快要去世了,他就提醒老公公,老太太的遗愿便是在家中离世。

老太太去世后,老公公抓着妻子的手,双眼看向冯以量说:“阿量,我从十多岁起便认识她了。那时,她很多人追。我没有钱,学历不高,结婚以来,我从没带过她出国,我对她并不好,我不知道她为什幺会喜欢我。阿量,我一直有一句话从未对她说过。”

冯以量想走出房间,让老公公好好与老太太道别,但老公公希望他留在现场。只见老公公不断抚摸着老太太的髮角并对她说:“你要好好的走啊!我们有机会再见啊!”

但深藏老公公内心的那一句“我爱你”,始终深埋在老公公心中,没有说出口。

陪伴有助丧亲者 宣洩悲伤

冯以量说,一般安宁护疗的工作多是持续至病人离世后为止。虽然患者的生命及安宁护疗的工作都有结束的时候,但丧亲者的悲痛却是持续性的。

他披露,丧亲者或会被死亡所带来的失落感影响身心健康,从而导致生理变化,如失眠、暴饮暴食或体重急剧下降等。

“大部分丧亲者都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模式,但对病人感情越加深刻者,越容易钻牛角尖,且难以走出丧亲的悲痛。一些丧亲者更会在事后重返安宁护疗单位探访辅导员,希望获得他们的帮助。这时,我们会再陪伴这些家属多些时日,直到他们能走出悲伤为止。”

他说,对待丧亲者的最好方式便是多陪伴他们,聆听他们倾诉心声,让他们把心中的悲伤宣洩出来。

因丧亲之痛 三次自杀未遂

冯以量的生命离不开生死,他13岁时,父亲因患鼻癌而病逝,他18岁时,母亲因患乳癌而离世,因此,死别的痛苦一直纠缠着他。

“父亲去世时,我和他的关係较为疏离,因为在我儿时的生活中,父亲是缺席的,所以,我当时也没办法和他好好的说再见。但母亲离世时,我却是非常忧郁和痛苦,且体重忽然下降十多公斤。”

不仅如此,他还曾三次自杀未遂。最终,他在姐姐和阿姨的陪伴之下,走出忧郁的阴霾,并促使他后来尝试去了解痛苦的源头,最终加入临终关怀行列,利用工作以外的时间来帮助病人。

“2000年时,我遭遇一场严重车祸。过后,我不断问自己,如若当天我不幸离世,我会对人生中的什幺事情感到后悔?后来,我发现,我并不喜欢当一名化学工程师,而这份工作只是我当初为了满足母亲的希望而选择的。于是,我决定辞职并全心全意投入辅导员的工作中。”

日记故事教正视死亡

冯以量说,他最初的计划是把他记录在日记内的许多故事,分别刊在《善终》、《善生》与《善别》三本书内。

他披露,在写作过程中,书写并非最困难的部分,而最困难的反而是取得家属的同意,并且要把他们的背景隐去,修饰他们认为不宜公开的内容。

“我不是一名文学家,但我喜欢说故事,并通过我亲生面临的生命去感动生命。我很早便写好这三本书,但我却不急着推出,而是选择用几年的时间慢慢推出。我希望读者可以在每读完一本书后,先行思考书内的故事,再慢慢改变他们对死亡的看法。”

此外,他的着作都是以平铺直叙的文字为主。“这些书的对象并非辅导员或专业人士,而是普罗大众,因此,越浅白的文字,反而能吸引读者阅读。”

《善终》改编成舞台剧引迴响

2015年,冯以量与槟城剧团路人甲表演社合作,将《善终》一书改编成舞台剧《美丽终点》,并且引起广大迴响,至今仍一再重演。

“我与路人甲表演社社长尤传隆是在Tedx的讲座上认识。当时,传隆坐在讲台下聆听我的演讲,途中,他一度夺门而出并感动痛哭。事后,他指自己并非容易流泪的人,但却被我所说的故事感动。于是,他接受路人甲社员的建议,把《善终》改编成舞台剧《美丽终点》,希望藉由戏剧的力量传达安宁护疗的概念。”

《美丽终点》是崭新的故事,由尤传隆重新解构《善终》的故事而成。最初只打算在槟城上演,并未有巡迴大马演出的想法。

“但在槟城的演出结束后,不少中南马的民众希望《美丽终点》可以在他们所住的地区上演。此外,亦有不少商家愿意资助我们的巡演。目前,我们暂定将前往新山、东马、汶莱等地演出。”

/丁俊勇.2017.09.1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