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阅生活 >【因爱而书‧三之一】遭网络情棍骗光积蓄重新接受父母之爱李秀华 >

【因爱而书‧三之一】遭网络情棍骗光积蓄重新接受父母之爱李秀华

【因爱而书‧三之一】遭网络情棍骗光积蓄重新接受父母之爱李秀华【因爱而书‧三之一】遭网络情棍骗光积蓄重新接受父母之爱李秀华【因爱而书‧三之一】遭网络情棍骗光积蓄重新接受父母之爱李秀华【因爱而书‧三之一】遭网络情棍骗光积蓄重新接受父母之爱李秀华

时间可以抚平一切伤口吗?对李秀华而言,答案是否定的。13岁时,一直照顾与陪伴她的婆婆离世,她成长的天空至此蒙上一片灰。每每与身边友人谈及婆婆的一切时,她总会不自觉哽咽,悲伤的泪水也无法控制的通过眼眶流出。

死亡的哀伤无法随着时间被排出她的情绪之外,她深感自己是一名“成年孤儿”,一直被世界拒绝且被遗弃。她需要关于悲伤的确切答案,而非蜻蜓点水般的安慰,她想直视内心的伤痛。于是,她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将之写入《信仰.爱》一书的前三章中。

她是汪洋里的小舟,本以为人生经已苦尽甘来,却在36岁那年通过网络遇见爱情骗子,多年积蓄也随着对方消失无蹤。她把此事写入该书的最终章中,并在书末写道:“我在这一路得来的,是在世俗定义为‘错误’的发生中长出的智慧与洞见,并继续引领自己回到一个叫‘家’的地方。”

“杜会很难接受一个人坦然的面对悲伤。无论是在和人相处或向身边人倾诉的过程中,悲伤都像一面隐形的墙,成了与人交流的障碍。或许是因为我们都非常害怕悲伤,以致我们不懂得如何去面对他者与自我的悲伤。”李秀华语气轻重有致,仿彿这话题已说过无数次。

在槟城浮罗山背书屋举办的讲座会中,她的好友温绮雯说:“秀华把自己弄得太苦了,她明明是一个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的确,秀华经常通过面子书分享美食与风景照,对于咖啡、甜点、中西餐,她都略有研究。

在《信仰.爱》一书中,她记录自己从小女孩蜕变为女人的成长过程,也叙写了她恐惧死亡与渴望被爱的故事。

从5岁开始,她便长居婆婆家中,直至她13岁那年,婆婆离世,使得她已习惯的世界瞬间崩塌,迫使她重新习惯全新的生活模式,并与父母相处。

“小时候有一次在婆婆家睡着后,父母因不忍叫醒我,便独留我在婆婆家过夜。睡醒后,我发现其他兄弟姐妹都被父母带走,唯独我一人被留下来,我马上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孤儿一般。于是,我心中暗下决定,往后不再和父母同住。”

婆婆离世后,她曾尝试回到父母家中居住。然而,由于她自幼与家人各住一方,双方关係疏离,她便经常躲在房间内避开家人。

与父母生活感痛苦

她说,某次如厕时,她发现里头没有卫生纸,但她却不愿开口请家人为她拿卫生纸,因为她不知该如何称呼她的家人。

“我对这种感觉感到很恐惧,因此,在父母家中继续生活也让我感到痛苦,于是,我离家出走,并回到婆婆的家中。白天,妈妈依然会来婆婆家看我,但无论她如何劝说,我都不想离开,儘管我知道家人都很担心我的安危。”

当时,她不断想摆脱父母,因此,在中五毕业后,她便马上离开这块成长多年的土地,前往吉隆坡应徵并成功当上一份报章的副刊记者。在吉隆坡工作的数年里,她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就连致电回家也需交由姐姐代为传话。

“我父亲的教育方式严厉,我自幼就很怕他。每每父亲接起电话时,我都会伪装自己是姐姐的朋友,虽然父亲早已认出我的声音。”

从13岁至30岁,她无法向人表露婆婆生前的一切,每当想起婆婆,她的身体便充斥着苦痛。她说,在那段难忘的岁月里,她每年回家扫墓后,都会躲在房间内痛哭,甚至只要是听到家人提及婆婆,她就会不自觉流泪。由于她始终无法处理这份悲伤,因此,她一再选择逃避。

她披露,她内心恐惧的源头,始于父母的“遗弃”,而婆婆离世一事更把她推向深渊,令她深感自己就像一名“成年孤儿”般,不断地感受到世界不停反覆的遗弃她。

失恋两週爆瘦逾10公斤

恐惧死亡,渴望被爱,李秀华不断在这当中拉扯。婆婆离世,她失去了爱的源头,于是,她转向爱情,再次寻找爱。

“最长的一段感情约莫14年,过程中分分合合,也试过与其他人交往,但他们的出现都像是命运早已安排好,一次又一次的遗弃我。最后一次分手,我无法正常工作,也无法正常的吃喝睡觉,只是不断的在街上游蕩,短短两週内爆瘦十多公斤。”

一个多月后,她在镜子里瞧见自己消瘦后的模样。她知道自己变得漂亮,也明白自己并不爱对方,唯一让她难受的,只是她再次感到被人遗弃而已。

她说,如今回想起来才发现,他们的温柔善良,都敌不过她阴晴不定的性格,所以,他们最终都选择离开。

梳理过去写成《信仰.爱》

利用採访工作之便,李秀华得以接触生死学家和心灵作家如曾广志、冯以量和苏绚慧等人,并从一次次的访问中,回望自身的悲伤,希望找出解决悲伤的方法。

“曾广志说,若人在年幼时发生悲伤的事情,长大后人际关係上会面对许多问题。例如面对同事、爱人与亲人的离开时,会无法承受随之而来的悲痛。这句话恰好说明了我的情况,于是,我首次觉得自己可以被救赎,并不断寻访从事安宁护疗、生死学等课题的人士。”

她像是在大海浮沉时握到一块浮木,虽然暂时浮起,但又找不到靠岸处。于是,她想靠着专访来寻找答案,但始终捕风抓影,摸不着真正的伤处。

“我开始参加灵性课程,希望从自己的内在寻找答案。我并非一名容易亲近的人,对于任何人都保有距离感,尤其抗拒男性,无法和任何陌生人建立起关係,甚至连同桌吃饭都不行。而这,其实是源于我婆婆的离世。因为我不愿意和婆婆好好道别,担心一旦停止悲伤,便等于忘记婆婆。”

她明白自己的异常,也想寻找解决的办法,但辅导员说的话却让她倍感受伤:“17年都无法忘怀婆婆离世,悲伤是你自己找来的。”但她不想掩盖悲伤,而是想彻底探索悲伤的源头。

后来,冯以量建议她梳理自己的过往,并且写成《信仰.爱》一书。于是,她花了一週时间写成前三章,但仍觉得书籍并不完整,且关于原生家庭的纠葛,她一直都还未解决。

未曾见面以夫妻相称上当

在36岁那年,李秀华遇见爱情骗子,也成了一切悲伤的转捩点。她说,骗子自称为陈海滨,并指自己来自中国福建,在香港从事金融行业。

在短短5天网络讯息往来后,虽然他们连对方的实貌都尚未见过,但却已开始以夫妻相称。

“从事记者多年自然培养出敏锐的‘新闻眼’,但在爱情面前,我却丧失了理智。我自然怀疑过他的身份,例如他不懂得说粤语,聊天声音时粗时细,但当时爱得天昏地暗,一切疑点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在双方交往第三週后,对方开始向她借钱投资。为爱而丧失理智的她,也毫不犹豫的走入银行汇款给对方。她望着细雨绵绵的天空说:“天空是在为我的愚蠢掉泪吗?”但她当时仍选择“赌”,若对方不是骗子,那她就赢得一段美满的感情。

汇款后数日,对方告诉她投资案获利,并承诺3天后汇款给她,然后前来大马与她结婚。但这背后其实藏着更大的骗局,对方当时要求她先支付3万美元的汇税。不过,由于她的积蓄已耗尽,对方便开始游说她抵押房子或向高利贷借钱。

“我不明白,是什幺样的人才能把自己的良知拿掉,把爱情当作敛财的工具。后来,我致电香港的金融公司探查他的资料,但却一无所获,我这才明白我被骗了。事情发生后的几个星期里,我每天睡醒后都会反覆问自己,为何这件事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如今,我终于明白,那是为了让我勇于面对自己的悲伤。”

透明墙瓦解重投家人怀抱

在积蓄全无后,性格倔强且自尊心强的她,开始自责与自我批判,同时也寻求聆听和协助。但她明白,自己最想倾诉的对象,是那位总是板起脸孔,手执木棍,教育态度严厉的父亲。

“中学毕业离开家乡后,我便鲜少告诉父母近况,就连住院开刀,我也是在出院后才告诉父母。我心里总认为自己在父母面前不可以犯错,我担心只要我有一点瑕疵,我就不配当他们的女儿。因此,我学习独立与坚强,以便可以摆脱父母并自由的翱翔。”

36年来,她首次拨通父亲的电话,但却是母亲接起电话。接着,母亲心知不妙,并听到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哭泣声,但她却什幺都不说。约莫十分钟后,父亲回电给她,并知晓了一切缘由。

“父亲让我把银行帐号给他,但我拒绝了。这是一个含蓄的父亲表达爱最实际的方式,但当时我不明白。过后,父母与哥哥到吉隆坡探望我,我告诉父亲厨房的砖墙剥落,父亲隔日便买了黏胶把墙砖黏回墙壁。明明是一个日常的小举动,却是我这些年来与父亲最亲近的一刻。”

父亲回到家乡后,把钱汇入她的银行户头中,并致电对她说:“你要接受家人给你的东西。”直至此刻,她才发现爱与关怀一直都在她的身边,从未遗弃她,只是她一直拒绝接受而已。

“遇见爱情骗子是我首次爱得如此义无反顾,无条件的爱与付出,不仅是给对方,还包括我自己。而这一次受骗,也让那道卡在我与父母之间的透明墙一层层瓦解。由始至终,嫌弃我的人是我自己,不过,我如今已可和自己好好和解。我的生命,始源于爱,而终点也是我心中一直信仰着的爱。《信仰.爱》一书的内容便是记录了我这些年来的故事。”

/丁俊勇.2017.09.1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