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阅生活 >伊祈祷团通过面书招员‧死者为退休警员儿子 >

伊祈祷团通过面书招员‧死者为退休警员儿子


(吉隆坡17日讯)来自吉打州的莫哈末诺费克里阿布卡哈原是一名退休警员的儿子,却因为被伊斯兰祈祷团(JemaahIslamiyah,简称JI)通过面子书为成员,上週五被指在菲律宾南部城市达沃策划及执行恐怖袭击任务,而被菲律宾警方鎗杀。并非大马通缉犯不过,沙巴州警察总监拿督韩查泰益披露,莫哈末诺不是我国通缉犯,警方也没发现他与任何恐怖分子有联繫。韩查週一在沙巴州甘拜园警察总部主持常月集会后受询时指出,莫哈末诺是一名退休警曹长的大儿子,在吉打州出世,然后随父亲前往马六甲及长大,其护照是由马六甲移民局发出。他说,警方已对莫哈末诺的背景进行调查,警方发现他在国内没有与恐怖分子联繫的记录,前来沙巴是为了乘渡轮前往菲律宾三宝颜市。另外,据《星报》指出,莫哈末诺的遭遇,是被恐怖分子组织利用社交媒体为成员后,“自我激进化"(selfradicalised)的典型例子。儘管莫哈末诺欲在达沃市进行的袭击目标至今依然是个谜,不过,菲律宾警方指他计划在平安夜感恩祈祷会时,在商场、酒店或教堂等地点引爆炸弹。也有传闻指莫哈末诺的目的,是为了提昇本身在伊斯兰祈祷团的地位。《星报》引述情报界消息作出的报导中指出,虽然只是伊斯兰祈祷团的新成员,莫哈末诺却与该组织的最高领导人朱基菲里(又称马尔万,Marwan)经常有联繫。莫哈末诺通过一名沙巴人,而在山打根及菲律宾南部城市三宝颜(Zamboanga)两地走动。报导指出,过去数个月,菲律宾警方和军方常见到莫哈末诺和朱基菲里与阿布沙耶夫叛军在一起。情报界消息指出,由于莫哈末诺在仓促逃离时掉了大马卡,以致菲律宾情报单位可以追查到他和菲律宾籍妻子安娜贝拉妮尔华李一起出现在达沃市的行迹。内政部:死者赴菲学製炸弹内政部证实,12月14日在菲律宾达沃被当地警方击毙的马来西亚人莫哈末诺费克里阿布卡哈,是一个激进组织的成员。家属近期运回尸体内政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于週一发表文告说,26岁的莫哈末诺来自马六甲,4月进入菲律宾南部,相信在当地学习製作炸弹的技术。他指出,莫哈末诺的家人要求马来西亚政府援助,以运回遗体,他已指示警方儘速安排运回遗体以安葬。“莫哈末诺的家属和数名官员将于近期内前往达沃,处理运回遗体的事项。"希山慕丁说,马来西亚政府严正看待激进组织及恐怖组织引起的颠覆行动及威胁,这将威胁国家安全及和平。“在这个课题上,我们一直和外国保安部队保持密切合作,确保国家及区域安全。"根据报导,莫哈末诺于上週五在达沃一家酒店,因为警方要检查其妻子所携带装有自製炸弹的背包,而与警方对峙,最后被警方击毙。疑欲袭击菲南达沃酒店《新海峡时报》引述情报界消息报导,莫哈末诺阿布卡哈的袭击目标是达沃这个菲律宾南部城市的一家酒店,而随着他被菲律宾安全部队,经成功挽救无数生命。根据情报,现年26岁的莫哈末诺是一名制弹专家,并曾接受伊斯兰祈祷团最高领导人朱基菲里的训练。莫哈末诺是四兄弟姐妹中的长子,他于2005年结婚,育有3名年龄3至6岁之间的女儿,但于今年4月前往菲律宾之前就已与妻子离婚。妻疑是“回归伊斯兰"成员消息说,莫哈末是在离婚后,遇见已在菲律宾活跃了一段时期的安娜贝拉妮尔华李,两人于今年7月结婚。询及莫哈末诺的遗体会否运回马来西亚时,消息说,马来西亚警方还在等待菲律宾政府的同意。“由于他们得依据程序(办事)及完成他们的调查,所以,这需要一些时间来进行。"安娜贝拉妮尔华李因被怀疑是“回归伊斯兰"(BalikIslam)组织的成员。“回归伊斯兰"这个受到菲律宾安全部队注视及关注的组织,部份成员据知也和另一个拥有激进概念的组织有关。父:儿离婚后变极端莫哈末诺的53岁父亲阿布卡哈希鲁说,因为受到伊斯兰祈祷团组织的利用,以致孩子愿意以错误的方式为伊斯兰教牺牲。他说,作为一名服务了27年的前警员,他不时向孩子散播爱国精神。因此,对孩子最终却成为一些组织的“工具",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他感到无奈。网上接触圣战课题他声称,儿子与妻子的婚姻出现问题后,行为就变得极端,并于两年前离婚。“莫哈末诺在离婚后,大部份时间都花在网络上,家人也发现他的社交网站账户触及很多有关圣战及伊斯兰斗争(的课题)。"“看起好像有人利用社交网站教导拓展圣战的事。"他说,莫哈末诺过后搬出去马六甲的丹绒吉宁,和一名沙巴男性一起住,3名孩子则交由前岳母照顾。阿布卡哈透露,当他发简讯给莫哈末诺却没有获得回应时,他就觉得“有些不妥"。“可是,当我去到孩子的住处时,发现莫哈末诺和屋友已经离去。"“我原以为他去踢足球,然而,当我于5月中旬多次到访及拨电,却也无法与孩子取得联繫。根据他的屋友透露,莫哈末诺已于3週前前往吉隆坡,并要求我收拾他的个人物品。"过后通过在移民局工作的义子帮助下,阿布卡哈得知莫哈末诺已于4月27日前往菲律宾马尼拉。他说,莫哈末诺过后通过社交网站通知母亲,已汇了一笔钱作为孩子的教育费。他说,莫哈末诺没有透露所在地点,只表示安全及健康。“我们也是每个月通过社交网站,才得以知道莫哈末诺的消息。"‧2012.12.18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