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生活沟 >8月绘本大师》天生艺术家:朵贝.杨笙和姆米的纯真世界 >

8月绘本大师》天生艺术家:朵贝.杨笙和姆米的纯真世界

8月绘本大师》天生艺术家:朵贝.杨笙和姆米的纯真世界

书店里有琳琅满目的儿童图画书,那些深受小朋友欢迎的经典作品,都是怎幺创作出来的呢?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的知名图画书创作者,他们的作品为何具有吹笛人般的魔力,让一代代孩童着迷?他们在童书的发展上有什幺贡献,又为童书世界注入了什幺样的新活水?
为喜爱图画书的大小读者,推出「儿童绘本大师」系列报导,每个月为大家介绍一位当月出生的世界级童书大师。邀请读者一起来逛游多采多姿的儿童图画书世界,也为大师热闹庆生。

日本友人送给我一只托盘,上面画着姆米托鲁(Moomintroll)和他在姆米谷(Moominvally)中的伙伴们。在以「杂货王国」着称的日本,从衣饰寝具到锅碗瓢盆,这些图像无所不在,和生活产生紧密的连结。

为什幺姆米(或称「噜噜米」)会受到如此热烈的欢迎?友人说:「因为姆米看起来很可爱!」仅仅因为「可爱」吗?日本不乏各种「卡哇伊」的事物,姆米如何在迪士尼和三丽鸥的夹击之下脱颖而出,跃居销售冠军?真让人好奇。

早在1950到1970年间,《姆米谷》的热潮即已在国际间发酵,由发源地的北欧芬兰,渐次传向欧、美各国。其中又以日本最为之着迷疯狂,除了出版相关书籍,更争取到动画製作的版权,1997年还以「姆米谷」概念,在埼玉县设立了「曙光儿童森林公园」(トーベ・ヤンソンあけぼの子どもの森公园),重现故事中的场景,明(2019)年3月将有另一座「姆米谷主题乐园」(Moominvally Park)将在东京近郊盛大落成。




日本埼玉县曙光儿童森林公园(取自FB)

近年来兴起的IP风潮,对文学和艺术作品的推广,有推波助澜之功,尤其图像的流布往往衍生出众多附加商品,创造了惊人的产值。但有时也出现了「得鱼忘筌」的现象,当图像本身的辨识度越高,大量和商品结合后,消费者往往只能藉由「二创商品」来指认原创者,有时竟不知不觉越行越远,遗忘了作品的初衷。

有着圆润身材的姆米,经常被误认为是一只白色的河马,甚至有人说他是一只猪。这个谜样的生物,究竟从何而来?一手创造出姆米形象的朵贝.杨笙(Tove Jansson),第一次听到Moomintroll这个字,是因为半夜到厨房找东西吃,舅舅想吓唬贪吃的小孩,就说炉子的后面躲着北欧传说中的小精灵,从此以后,她总觉得床底下传来精灵刮床板的声音。




姆米(庄世莹提供)

杨笙在1914年8月出生于芬兰赫尔辛基的一个瑞典裔家庭,当时一战刚刚爆发,加上芬兰长期处于苏联和德国两大强权的压制,时局并不稳定。她的父亲Viktor Jansson是一位雕塑家,母亲Signe Hammarsten Jansson是画家,诞生在这个艺术气氛浓厚的家庭中,颜料和画具就是小宝宝随手可得的玩具。杨笙还不会说话时,就已经坐在妈妈膝上开始画画了,她父亲曾说:「我们的朵贝,将来一定会成为非常伟大的艺术家。」




杨笙父亲的工作室(左);和妈妈一起画图的杨笙(庄世莹提供)

父亲的期待和预言,日后真的实现了。早慧的杨笙,从画画、写作、编织到雕刻,成天忙碌于创作,尤其喜欢自编自画创作故事,并立志以出版为目标。13岁时以瑞典文写下她的第一本书《萨拉、佩尔和水妖的乌贼》,并配上插图。这本书虽是初出茅庐之作,但她结合了异国情调和北欧群岛的风光,故事的叙述幽默风趣,一如后来的《姆米谷》趣味十足,显现出创作者自我琢磨的历程。

杨笙的母亲从1920至1950年代,长期为崇尚自由主义的《卡姆报》(GARM)绘製插画,杨笙14岁时就开始担任助理,绘製封面和讽刺漫画,后来更接下母亲的棒子,成为为这份报纸绘製最多插画的艺术家。




画家杨笙(庄世莹提供)

对想像力活跃的杨笙来说,学校生活如同监狱一般。她讨厌数学,痛恨美术课的制式要求,同学则视她为怪咖。成年之后,她再也不想回忆可怕的上学年代,总说连为什幺这样害怕学校都忘了。

16岁那年,杨笙中断上学,到瑞典斯德哥尔摩学习艺术,后来又陆续到德国、法国、义大利等地观摩学习,接受不同画派的洗礼,她再无退路,一心向职业艺术家之路阔步向前。从18岁开始,她陆续参加许多画展,大胆的画风和对色彩的激情表现,引起了芬兰艺评界的关注,被视为是极有发展前途的新星。

杨笙战前时期的画作非常引人入胜,她多方尝试各种风格,包括印象派、超现实主义和立体派,作品的共同特色是具有神祕和童话般的气息,怪异得令人震惊的色彩,以及高反差的色感,和日后我们看到的《姆米谷》系列画作极为不同。年轻的杨笙看起来前途无限美好,然而世界正在转变,战争的脚步已然启动。

二战不仅在前线进行,战争的创伤也蔓延到所有地方。在艰困的生活中,为了维持生计,杨笙自称「必须像印刷机般工作」。她绘製卡片和画作出售,为儿童报刊画插画,以及在报纸刊载尖锐的幽默漫画。她以无比的勇气针砭时政,谴责战争的荒谬恐怖。她是和平主义的拥护者,敢于反抗当时的官方政策,而且拒绝用沉默或不署名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为了逃避沉重的现实,杨笙在战时还画了许多色彩丰富的花朵,只为了能在艺术的美中休息片刻。但是无法预期的空袭警报声响,以及躲进防空洞里的幽闭抑郁,时时打击她敏锐易感的心灵。1939年,苏联和芬兰爆发「冬季战争」,杨笙突然觉得画画一点用处也没有。她失去了工作的动力,对现实不抱希望,于是开始书写童话,她想走进「从前、从前……」的世界里,找到能呼吸的空间。




《姆米与大洪水》

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下,杨笙在姆米谷找到了她的避难所,但那不是彻头彻尾的逃离现实,她只是想去别的地方「待着」,终有一天仍然可以去而复返。

1945年,《姆米谷》系列作品的第一册《姆米与大洪水》以图画书形式出版。之前曾在杨笙画作出现多次的姆米,形象一直是孤立的,如今有了角色和情节,姆米终于真正诞生了!

关于姆米的诞生,杨笙曾经讲过好几个版本。其中之一是:她小时候,全家人总是在佩林基群岛度暑假,她和弟弟经常在度假区的户外厕所墙壁上涂鸦,竞相写上自认为高超的哲学名言。有一次她和弟弟争辩时,随手画下所能想出来最丑的家伙。那是个类似姆米小精灵的形象,长相却有点像哲学家康德,她还在旁边写了一句「自由是最美好的」,没错,杨笙一辈子的创作都是为了争取自由。

《姆米与大洪水》刚出版时并未受到重视,第一年只卖出219本。杨笙再接再厉,隔年又出版了《姆米谷彗星来袭》。「洪水」和「彗星」都是战争的隐喻,她藉着童话,记誌她对军事扩张和法西斯主义的抗议。直到1948年出版的《姆米一家与魔法帽》,姆米谷中出现了一顶神奇的黑色大礼帽,竟然能施展百变魔法,惊奇的事件接连发生,激发了儿童对新鲜事物强烈的好奇心,姆米和他的同伴们终于得到了小读者注目的眼光。




姆米的草图(庄世莹提供)

但是来自成人的负评杂沓而至。杨笙在书中刻划的形象,并不是一直遵从法纪的,姆米谷的居民过着波希米亚式的生活,他们使用的语言和喝酒抽菸的行为,被认为不适合做为孩子学习的典範,再加上杨笙平日特立独行的风格,总是按照自己的道德标準行事,更引发了众怒。但杨笙以鲜明的态度回应:「我并不希望像哲学家一般地思考,也不想教育我的读者们,我的故事是用来自娱自乐。」

接下来,她依序出版了:《姆米爸爸的冒险故事》(1950)、《姆米一家的疯狂夏日》(1954)、《姆米的冬季探险》(1957)、《姆米谷的小寓言》(1962)、《姆米爸爸航海记》(1965)、《姆米谷的奇妙居民》(1970),直到她最亲爱的母亲过世,杨笙也停下了这个系列的书写,因为这些故事的原型,本就来自她和家人亲朋快乐的回忆,扣合着她的生命历程发展。

相较于托尔金《魔戒三部曲》的博大深远,《姆米谷》是杨笙创造的乌托邦。依据芬兰的风光和地景,她建构了这个安全与危险共存的小世界,即使永远有不可捉摸的威胁,灾难更是频频发生,但是在勇敢冒险之后,总会有宁静的家园等候他们的归来。姆米谷的生活依四时循环,居民相亲却不互相扞格。杨笙以寓言的方式,描绘出互助互谅的社会缩影,展示了一种理想的人际关係,让人心生嚮往。




杨笙和姆米谷的伙伴们(庄世莹提供)

杨笙善于从传统的民间文学汲取养分,巧妙地将传说拿来再创作,不仅体现了斯堪地那维亚独特的人文风土,也流露出对大自然深厚的感情。传统的形象经过杨笙的巧妙变化,焕发出新的生命,如同姆米,在杨笙的画作中不断进化。虽然杨笙说《姆米谷》不是特别针对儿童而创作,但是其中丰富的想像和游戏性,完全切合儿童心理逻辑的角度,因此在1966年,获得国际安徒生奖的殊荣。

每一本姆米谷的故事,杨笙都精心设计封面,并配上生动的插画。她运用简明流畅的线条和色块,呈现拟似版画的效果,再加上巧妙的留白,以及用黑线勾勒出轮廓,整体的视觉冲击力很强,极富戏剧张力。这些插图不只是文字的配角,更不只有装饰的作用,对于角色的定位、故事节奏的推进,以及整体氛围的营造,都更精準地协同文字表现丰富的意象。这对于后来姆米谷热潮的兴起,也有很大的影响。

1954年,杨笙应伦敦出版人查尔斯.萨顿(Charles Sutton)之邀,在当时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伦敦晚报》连载姆米系列的漫画,随即获得极大的回响,同时被120家报刊转载,拥有数千万的读者,风靡全球。接下来是一连串的惊异旅程,姆米的故事被改编成偶戏、歌剧、芭蕾舞剧、卡通动画、电影,依照姆米谷角色发想的周边商品,无极限地延展。

动画版姆米

名利双收并没有让杨笙感到快乐。绘製连环画耗费她大量的心力,也把她带向不同的人生方向,她希望回归艺术家的身分,重新拾起画笔,单纯地创作。她为幼儿园、市政厅画巨幅壁画,为芬兰文版《哈比人》、《爱丽丝漫游奇境》画插图,同时她也向文学的新领域迈进,为成人读者书写了许多小说和散文,展现她精湛的文学造诣。杨笙是一位全方位的艺术家。




杨笙为芬兰文版《哈比人》绘製的书封及插图(取自Brain Pickings)




杨笙为芬兰文版《爱丽丝漫游奇境》绘製的书封及插图(取自Brain Pickings)

芬兰在《2018年世界幸福感报告》调查中,被排定为世界最幸福的国家,尤其教育和社会福利这两方面,更为世人所称道。但其实这个气候条件严峻、天然资源不丰富的国家,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历经了多次的内战和外侮,曾走过艰辛的建国之路,直到1917年才宣布独立。

杨笙出生和成长的时间,几乎是和这个国家的诞生同步向前。她虽然是一名艺术家,无法像政治家为国家擘划蓝图、建设新芬兰,但是艺术家敏锐的心眼,似乎在困境中看到了未来的愿景。杨笙的许多作品创作于芬兰的动荡时期,她是使用瑞典文书写,后来才翻译成芬兰文。即使处于这样不利的环境,杨笙还是创造了像姆米谷这样美好纯净的天地。

如今我们讚叹芬兰社会的完善,原来艺术家如同先知,在姆米谷中已经预告了芬兰理想的模样。当我们满心欢喜买下一个画着姆米的盘子时,心中想的可能是:「多希望这是一张进入姆米谷纯真世界的门票。」我想,这应该就是艺术的力量,艺术不是可以被製造的东西,一切都源自杨笙源源不绝的热情和生命力。




杨笙及姆米玩偶(取自wiki)

上一篇: 下一篇: